亦开好

愿我内心始终一片山明水净。

      那应该是我记得的最清楚的一个梦了。
      我记得梦里我们在一起。我形容不出我在梦里有多开心。奔跑,尖叫,拥抱,都没有,我只记得那是一种经过漫长等待后的喜悦,多年未有过的幸运都砸到了我头上。就像日光融化了湖面的浮冰,水开始流动,草木开始生长,花朵开始绽放,早莺开始婉转啼唱,流星雨在那一刻爆发,风雪在那一刻骤停,而我的等待走过漫漫冬日,迎来了春暖花开。我想我终于是等到了。
      我还记得你拉着我的手走过一个我不认得的地方,然后回眸朝我笑,好像所有的星星都落到了你眼中。你手心很温暖烫人,我明明手心都在冒汗,但是偏生不想松开。那时候我想到了什么呢?我想到樱花在树枝头缓缓绽开,露出一点嫩黄的蕊,我想到幼鸟飞过天际时蓬松而柔软的羽毛。我想到了被日光烘烤得温暖而舒适的棉被。
      醒来时候说不失落是假的。挺失魂落魄地看着手心,就好像你还拉着我似的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