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开好

愿我内心始终一片山明水净。

看完了活着觉得福贵是真的惨。
但是这可能是我主观认为的惨,他本身并没有这么认为。
可能这本书就是在我们觉得福贵惨的时候告诉我们“他自己并没有认为自己很惨,是你们这么认为的”
正如作者所言“第一视角写是因为他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看法”

等你一起去度个假期♪
逛花市♬

等你一起去度个假期♪

你们也终于成为后人口口相传的故事。

倾余生风骨同守。
赤血长殷不管听多少次还是最喜欢这句。
梅长苏的风骨,萧景琰的风骨,共同期盼着一个海晏河清天下的人们的风骨。

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觉得这张画超级好看——

没图不开心 扔个图

      那应该是我记得的最清楚的一个梦了。
      我记得梦里我们在一起。我形容不出我在梦里有多开心。奔跑,尖叫,拥抱,都没有,我只记得那是一种经过漫长等待后的喜悦,多年未有过的幸运都砸到了我头上。就像日光融化了湖面的浮冰,水开始流动,草木开始生长,花朵开始绽放,早莺开始婉转啼唱,流星雨在那一刻爆发,风雪在那一刻骤停,而我的等待走过漫漫冬日,迎来了春暖花开。我想我终于是等到了。
      我还记得你拉着我的手走过一个我不认得的地方,然后回眸朝我笑,好像所有的星星都落到了你眼中。你手心很温暖烫人,我明明手心都在冒汗,但是偏生不想松开。那时候我想到了什么呢?我想到樱花在树枝头缓缓绽开,露出一点嫩黄的蕊,我想到幼鸟飞过天际时蓬松而柔软的羽毛。我想到了被日光烘烤得温暖而舒适的棉被。
      醒来时候说不失落是假的。挺失魂落魄地看着手心,就好像你还拉着我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你是二月暖阳初升时洒下的日光。你想想看,不是正当午时过于炽热的,不是日落时分过分缠绵的,你是透过新绿的杨柳叶散落下的初生日光,那光是明媚却不刺眼,只想教人去亲近的。它透过层层叶片洒下,被切割得斑驳,晕成光点在地面上摇晃,却偏偏映得满室盈盈的绿。
      你是人间三月芳菲未尽时的风,挟了初生的青草气息和花香扑面而来,在暖人温度下微微发酵,便有了些醇酒的香。我难以说清春风里有多少生机和温暖,仿佛一切美好皆被包含其中,吹得散春寒料峭,吹得醒沉眠万物。

少年殊琰最可爱了!

本来是打算当元宵节河图的然后被我拖到了现在,因为连着上了两周课QAQ

还是没有细化得很细致,还请不要嫌弃w